浅水鱼与深水鱼

盛夏的意外

抬眼发现风景怎么那么好,原来是上错了车。盛夏的意外。

地瓜和紫薯的夏天。

我需要自我反省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,多到我甚至不忍心对自己历数,多到如天上的星辰,只是一点也不璀璨。,

雨点

        厦门似是进入了雨季,连着一周雨下不停,下净了尘,下迷了心。到处湿湿润润,路也如是,叶也如是,衣物也如是。一切似乎与干爽割离开。

        窗外,屋外,雨声不断,淅淅沥沥,滴答滴答,下得大了急了,便哗啦哗啦,辟地啪啦。心情好时,如一篇篇乐章;心情坏时,就如敲打在心上,烦闷异常。

        雨,本只是一种自然气象,可自从有了人,人有了思想,她便被披上了不一样的装,有了不一样的色彩。有时鲜艳,有时灰暗。有时候根本没人理她。她只能悄悄的来,默默地去。去寻她的云,去找她的海,终归能有一段有依傍的时光。

        很久很久以前,她来来去去总是轻轻快快的,有时润湿一下草儿,有时抚弄一下枝丫。他们总是很喜欢她,想将她留下。所以每次,她还得用点儿劲儿,才能保持自己的步伐,带着余下的自己。有时她也会想干脆就和他们一起玩耍,可是她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,如果现在留下,到去时,会更加悲伤。她会眼睁睁看着自己,陪伴他们长大,直到有一天,或者目睹他们的去,或者被缚住看着他们强大到有一天甚至不能亲密地和他们说一句话。他们不断行进着,有了更多像她又不像她的她。他们早已将她遗忘,不是故意而为,只是生命中有了太多像她的她们,多到他们实在是记不住她。她曾经是那么的不同寻常,可是却只是曾经,永远不再的曾经。他们只是有了更远大的理想。

        她早就知道了这样的结果,所以,她没有停留,也许曾经有过一秒的犹豫吧。她与他们擦身而过,身体又变小了一点,但她已习以为常,她知道她还会再变大一点,再大一些,然后又再变小,循环往复。这是她每一日的修行。偶尔她会觉得难过,可是那难过在不停歇的旅程中很快就意识不到了。她知道,这是她一生不变的路,只要她还在,就不会停止,除非到她消散的那一天。但是,会有那一天吗?她曾经想过,也问过,但她想不出来,也问不出答案。因为,其他的雨点也都不知道,无论她们多大,多年长。于是,她也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,就这样翩翩来去,有时和其他人结个伴,同一段路,共度一些时光。

        是的,她总是不会缺伴的。尽管这伴结了又散,换了又换。但总算,她不会总是孤独的了。

        就这样,一直来去着,她的日子总的还是快乐着。可是,那是以前了。

        这些日子以来,具体多久她也记不清了,只是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了。她感觉身体变重了,很重很重,她得很费力扯动。你肯定要笑一笑,误会她是变大变胖了。她肯定要白你一眼。我以前难道没变大变胖过?我以前又大又胖的时候不也是来去自如吗?她最近很苦恼,因为她想了很多法子,尝试了很多办法,但是一点都没有,她的身手依然敏捷不起来。我是不是要死了?她茫然地在心里小声地问。但是没有回答,于是,她只能继续吃力地扯动着身体,继续前行,还装着心事。

        到这里,你肯定会觉得有点奇怪,但又可能说不出是哪。是的,是的,是前行,前行,她再也翩翩不起来了。是的是的,她有心事,她不敢问其他的雨点为什么她重的行动都吃力了。她想她也许可能大概是要死了。可是,雨点不是不会死的吗?她从一出生就知道的呀,虽然她对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都一点不记得了,但是,她就是知道呀。因为没有雨点知道死是怎么样的呀,她也是不知道的呀。所以,雨点肯定是不会死的呀。可是,她就要死了,她知道,虽然不知道还有多久,可是她知道肯定快了。她跟其他的雨点都不一样,她快死了,会死了,她肯定是做了什么从来没有雨点做过的坏事,所以她的生命到头了。她很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和其他的雨点说她快死了,她甚至都不敢提前跟他们道别。

        于是,这些天,草儿树儿们见到的是一个精神萎顿,神情悲伤的雨点。他们觉得很奇怪,可又不好问她,怕唐突了,怕会戳到她的伤心事。树儿们里有一颗挺高挺壮的大树,他认出了她,她是多年前润泽过他的那颗小雨点,那个善良可爱总是很快乐的小雨点。别问他为什么确定,他就是知道,虽然她现在身手不那么矫捷轻快了,嗯,身上还有一点和他一样的问道。他喊住她,她听见了,于是她用力地飞向他,停在他的叶上。他们似是从没有那么久地分开过,对视时还是当时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陌生。

       “ 你这是怎么了?身体那么疲惫,表情那么难过?”他问。

        “我,我……”她不好意思说。

        “怎么说话也吞吞吐吐的了?什么事直接说,别磨磨唧唧的,到底怎么了?”

        她有点被刺激到了,冲口而出:“我要死了,身体越来越重了,都快飞不动了,我不知道怎么办,也不知道死是怎么样的,我都不敢问其他人,反正马上要死了,以后你也见不到我了,没有人再磨叽了。”她一口气说完。

        他惊讶了,张口结舌。但是脑袋中飞快转过一个念头:不可能,雨点是不会死的,她们只是在雨,气,水中变来变去,但永远不会死。而她因站在他的叶上,她身上与他和他的同伴身上一样的味道也更加清晰了。他想了会儿,也就了然了,明白了。

       “ 放心吧,你不会死的,只是中了点毒,身体不像以前一样轻快舒服了。”他缓缓地说。

       “你怎么知道?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要死了?”她瞪大眼睛问。

        他微微笑了下,“我就是知道啊。”说完看着她,嘴角含笑,不再说话了。她就瞪大眼睛看着他,也不说话,像是要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       他被她看得都有点不自在了,咳了下,又看着她。“好吧,告诉你,因为,我跟你一样,也中了毒。”说完,抬起头,向远处的天空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 “看见那里黑色的烟了吗?从烟囱里冒出来的。” 

        她抬眼看去,迷惑地眯缝起眼睛。

       “就是那些烟,有毒的烟,跑到了我们的身体里,也跑进了你的身体里,让你行动变慢,身体不舒服。看看我,“”她转头,他继续“”也让我长得慢了,不像以前那么生机勃勃,油油绿绿的了。看看我的叶片,都变黄了,有的都枯掉了。“

        她仔细一看,他确实变了,虽然很高很大,但是叶子不那么鲜艳了,油亮了,颜色有点暗沉,有些甚至都枯萎了,是有点,嗯,落魄的感觉。她再低头看自己,她的身体也不再那么清晰透亮了,有点浊。

        “你再问问我的味道,跟你是不是很像?”

        她耸起鼻子仔细地嗅了嗅,果然,味道是一样的。她再抬眼看他,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笑了,而是有一些阴郁。她才想到,原来他也是难过的。她的眼中涌起了一丝同情和担心。

        “收起那副表情,眼泪都快滴出来了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没以前那么鲜亮,那么强壮,长得也没那么快,有时全身疼一下而已,不过放心,还死不了的。我知道的。其他的树们也是。”说完,他的眼睛望向远方。

        她四顾看了看,确实其他的树也和他一样,都活着,只是不那么生机勃勃了。她转头转得脖子有点酸了,于是坐下来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身上,和他一样,抬眼看向远方,就这样静静地,不说话。

        哎,她终于可以停下来静静地休息下了。

接连几天的雨,使得心情有点烦闷,但它也冲刷着整个城市,空气也变得更清澈了,心也被荡涤,洗去尘杂。
事物皆有两面。

天资不够美,时光让你美!——愿天下所有的孩子吉祥如意!

宏冕——我觉故我在:


天资不够美,时光让你美!


摘自“智悲德育”




    蕾蕾是我们小区里,和我儿子同年出生的一个姑娘。


    小姑娘长得不太漂亮,国字脸、眯缝眼、小塌鼻。


    半岁以前,我们经常在小区里一起推着婴儿车晒太阳。关于蕾蕾的不漂亮,连她奶奶都几次感慨:“我们这孩子什么都好,听话乖巧、不哭不闹,可就是样子不好看,要是个男孩就好了,俗话说‘男儿无丑相’。”


    我们安慰奶奶:小孩子嘛,女大十八变,长大了就变漂亮了。


    可她奶奶说:我们自己家的孩子,还能不知道情况?她爸妈本来就不漂亮,她还偏偏继承了两人的缺点。


    奶奶继续说:我们倒也不是看重孩子的外表,而是担心蕾蕾跟她姑姑一样,因为从小不好看,所以性格冷漠孤僻,到现在也不太爱说话,特别不自信。


    而今,蕾蕾五岁。


    前几天,幼儿园组织故事大王比赛,蕾蕾作为中班推选出来的代表,给幼儿园的几百号家长和孩子讲故事。


    大剧院的舞台中央,这个刚过五岁的姑娘,不仅能将几分钟的小故事讲得绘声绘色,且毫不怯场、落落大方......我忽然发现,小姑娘已在不经意间“蜕变”了,她眉眼清秀、身姿挺立。


    虽然依旧算不上漂亮,但并不影响她在舞台中央光芒万丈。


    因为儿子和蕾蕾是好朋友,这几年我们两家也走得比较近。我曾特意观察过蕾蕾妈妈的育儿方式,相信也正是这些让蕾蕾不断蜕变:


    读书!蕾蕾喜欢读书。她们家在租来的两居室里,特意为蕾蕾准备了一个读书角。虽然面积不大,但品种很全。既有绘本、童话,还有诗经、元曲、唐诗宋词。作家林清玄说,阅读是生命的化妆;试想,当李白与你对酌、苏东坡为你画眉、徐霞客陪你旅行、曹雪芹为你挑衣......自然腹有诗书气自华,让你焕发不一样的气质。


    跳舞!蕾蕾三岁那年,在幼儿园报了舞蹈兴趣班。刚开始学时,基本功枯燥且艰苦,好多同学没能坚持下去。而蕾蕾在妈妈的鼓励下,不仅一直主动坚持,而且如今是舞蹈班上始终站在最前面的领舞......正是舞蹈,给了她挺拔的身姿、审美的基础和坚持的毅力。


    英语。蕾蕾学英语快一年。她妈妈说:孩子这么小,我们其实也没指望她学到什么。是蕾蕾自己要求要和小伙伴一起去学。我和他爸爸想:那就学吧,当是去更丰富的玩,既培养了语感,也接触了更多的人和事,并且也能锻炼她上台发言......果然,英语给了她大方热情、活泼开朗的能力。


    我暗想,往后的蕾蕾,多半不会像她奶奶担心的那样,成为一个因容貌不好而敏感内向的姑娘;倒是很有可能更加亭亭玉立、出水芙蓉......


    因为所谓女大十八变,根本就是一种自内向外、全身上下的气质升腾。




【天资不够美  时光让你美】


    我想起自己所认识的另外一对母女。


    六年前,我刚怀上孩子时,曾特别喜欢混迹于一家亲子论坛,从而认识了一位名博博主。


    这位妈妈身材高挑、气质如兰,写得一手特别好看的毛笔字,生活中擅长摄影、读书、写博和煮茶,读她的文字就像看她的生活,既温暖如诗又清澈如水......
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:女儿朵朵的样貌大概随了爹,没有继承到妈妈的美貌。


    这位妈妈每次更新博客的时候,总有好事者挑衅的留言:“你长得那么漂亮,孩子怎么这么丑,不是亲生的吧?”、“你是不是整过容啊,孩子完全不像你”......


    但我却从不见这位妈妈动怒或解释,却只见她永远眉眼温柔、内心坚定,以自己方式爱护着孩子。


    这些年,她喜欢给女儿穿蕾丝边的小纱裙、扎可爱的小辫子;她带女儿春来赏花、冬来看雪、四处旅行,为她拍一组组生活的大片;


    她周周带女儿去学围棋、跳舞,她天天准点陪女儿温功课、练书法;女儿还没醒的时候,她准备缤纷的营养早餐,女儿睡着的时候,她在博客上写下一点一滴的育儿日记......


    说真的,我从来不曾见身边一个妈妈像她这样,自己有工作、有爱好,却依然能够完全沉下心去、投入时间,给孩子极大的耐心、温柔、陪伴与呵护......


    如今,她的女儿十五岁。


    也跟她一样,也写得一笔好字、下得一手好棋,在学校斩获奖章无数、在舞台上聚焦目光无数......


    一张张她发来的照片里,女儿长发如瀑、目光清澈,脸庞依然有爸爸的模样,但那股沉静与专注,却像极了妈妈。


    在她们身上我看到:


    妈妈的爱与智慧,正是女儿第二次变美的机会。


    仔细想来,我也是那个从小就不漂亮的姑娘。


    但有趣的是,我记忆中从未听过任何“你不漂亮”这样的字眼。


    后来我想,如果妈妈常把“可惜你不漂亮”、“这种漂亮衣服不适合你”挂在嘴边,我大概会成为如蕾蕾奶奶担心的那样,敏感、脆弱、多疑;如果妈妈特别介意别人评论我的长相,我大概也会缺失不少大大方方、阳光正常的机会......


    相反,我的童年倒一直丑的浑然不自知,快乐的没心没肺。


    我的妈妈并不懂什么所谓的育儿智慧。她只是从不吝惜给我悉心的陪伴、温柔的呵护,和走出去看世界、接受多元教育的机会。


    在那个不盛行育儿书籍和网络文章的年代,妈妈专门有一本自己的“育儿剪报”,上面是她从各种报纸上裁剪下来的豆腐块儿。她倒很少按上面的条框来要求我,但她把理念和精华融入在了我漫长的教育和成长中。


    或者,我们有没有想过:培养女儿的关键是什么?


    并不在于她一定要长得多漂亮、嫁的有多富贵,而无非在于:永远拥有好好生活的能力。


    这种好好生活的能力究竟从何而来?


    再看蕾蕾、朵朵和我的妈妈,她们其实不是要求女儿一定要参加什么培训班、学得有多好、成长的有多优秀;


    她们只是更希望:让女儿拥有一项兴趣爱好,成为她一生光阴里的温柔陪伴;带着女儿更多的读书和远行,悄悄打开她的格局和眼界;给女儿更多的爱与欢乐,让她能够更加阳光与自信;


    她们只是在漫漫陪伴中,身体力行、融入生活的教给女儿善良、自爱、教养、仪态、耐心、宽容、主见与热情......


    以至于有一天,当长大了的女儿有了美丽觉醒和自我认知的时候,依然能够坦荡的接纳自己、热爱生活,以聚沙成塔、自内而外的底气,始终光芒万丈的活着。


来源:宏冕

花开几色,叶似薄荷,生无人处,不知其名,